首页 >> 资讯 >> 分析预测  >>正文
小麦:建议适度降低库存 应对后期变数
【字体: 】【2023年12月06日】【责任编辑:泽原】【阅读:318 次】

  进入11月,小麦价格持续震荡并在月末快速走低,市场预期也开始逐步转向;制粉开机率稳定但下游消费不足,导致面粉价格下跌,由于原粮成本下降,企业加工收益环比有所改善;小麦进口保持较高水平,前10个月进口量已超过“千万吨”级。根据当前形势,对年末小麦行情不宜乐观,建议各类市场参与者适度降低库存,在确保收益的情况下,“轻装”迎接充满不确定性的来年。

  小麦行情震荡后跌幅扩大

  11月份,小麦行情在震荡中价格重心逐步下移,特别是在月末几天跌幅加大,现货行情以“光头光脚的长阴线”结束了月内走势,并以“低开”的方式作为12月份的开局。据市场信息,目前主产区对今年标准品质小麦的主流收购价格集中在2860~2960元/吨区间,比11月同期下降80~120元/吨。

  主产区小麦行情从9月份的高位整理到10月份的区间波动,再到11月份的震荡下行,反映出市场上供需间的矛盾逐渐突出。消费方面,制粉加工用量维持在常态偏弱水平,而饲用消费量则极为有限。相对而言,供给则显得多层次多渠道,不仅是基层售粮意愿逐步提升,不同类型的仓储、贸易商开始陆续签订销售合同,包括个别大型贸易机构去年所剩余的小麦库存也在加快出清,而据中储粮网的数据,11月份在多个产销区投放的各年份储备小麦也有22万多吨。

  消费不足致面粉价格大幅下滑

  进入11月,面粉消费进入“青黄不接”时段:下游消费既没有国庆节后补库的需求,也还不到元旦、春节备货的档口,主产区企业各类型的面粉价格出现较明显下跌。据市场信息,30粉出厂价格滑落至3400~3520元/吨区间,月环比下跌100~140元/吨;60粉价格在3280~3440元/吨,月环比下跌120~160元/吨;标粉价格在3000元/吨左右,月环比下跌180元/吨。主要用作饲用原料的麸皮和次粉价格涨跌不一,主产区混麸出厂价格集中在1940~1990元/吨,比上月同期上调40~100元/吨;次粉价格在2320~2520元/吨,月环比下滑80~140元/吨。

  根据对不同类型的样本企业调查,制粉企业的平均开机率维持在45%左右,和10月份基本持平,在产出稳定的情况下,消费不足是导致各类型面粉价格下跌的主要原因。得益于小麦价格下滑,制粉企业理论加工收益比10月份有所改善,但依旧处于亏损范围。

  小麦进口创近年来新高

  根据海关总署数据,10月份我国进口小麦62.9万吨,同比减少61万吨,环比增加3.3万吨。前10个月累计进口小麦1083万吨,同比增加约38%,进口量迈上“千万吨”台阶。这是自1995年以来,我国小麦进口再次超千万吨,也是自2018年以来,进口量连续第5年增长。由于进口量统计截至10月,如果小麦进口保持当前势头,今年全年小麦进口量甚至会达到1200万吨量级,超过1995年的阶段性高点。从进口来源国看,前10个月进口的小麦主要来自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和美国。其中,进口自澳大利亚的小麦占61%。从企业的角度,大量进口小麦一方面是因为国际小麦价格优势突出,另一方面,无论是制作各式面点或是用于饲料加工,国际小麦的专用性、一致性特征突出;而从更大的范畴来说,保持规模以上的进口量不仅有助于完善我国粮食储备结构,也有助于同有关进口国之间保持良性的经贸往来。

  轻装上阵应对未来充满变数的市场

  距离元旦假期还有不到一个月时间,距离农历新年也仅有两个月,节前小麦价格会涨还是会跌?手中的小麦是留还是走?市场上的观点莫衷一是。毕竟,从短期来看,行情下跌的态势一旦形成,极容易吸引更多小麦跟风“出逃”;而从长期来看,2023年小麦的实际产情似乎又难以支撑2024年接新前的总体消费。所以,单纯从行情角度来说,短期的预期转差让价格下行,不一定就意味着后期会持续走跌。但从企业经营角度来说,后期行情中可能存在的风险和收益是否成正比则需要审慎考量。

  可以先进行一个简单的测算:如果华北地区贸易商在今年6至7月份进行标准品质小麦的收购,收购均价在每吨2740元左右,存放到12月份,几个月的资金利息、水杂损耗、仓储及出入库费用大约需要额外增加110元/吨成本,也就是说,到12月份小麦的在库成本在2850元/吨左右,如果涉及到短途运输,还需增加部分运费和路损。按照当前的市场行情,可实现的利润和10月份相比已经大幅缩水。

  对于加工企业来说,不建议对元旦乃至春节前的消费市场抱过高预期。近些年来,小麦市场“旺季不旺”已经成为现实,今年预计也难改这种状况。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今年以来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持续下降,1~10月份的增速同比下降9.3%,房屋施工面积同比下降7.3%;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也从年初的5.5%降至10月份的2.9%;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餐饮收入同比增速虽然达到17.1%,较9月份明显回升,但这主要是因为上年疫情影响导致的较低的消费基数以及今年国庆长假带来的“脉冲式”消费。从时间阶段来看,农历春节前,除餐饮收入增速会因为上年基数的原因继续提高外,房地产开发及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或难有更好的表现,而这些都会对年末的消费市场产生影响。另据近期专家对京杭郑深的调查显示,目前日结工的待遇呈下降趋势,而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零工已经开始提前回流。

  进入年末,如果说“利多”的因素仅仅是制粉企业或下游食品厂对于原粮或成品粮的备货,那么“利空”的因素则显得较为丰富:比较确定的是,在年底前小麦集中出库兑现收益、清偿第三方资金贷款的情况或不在少数,也会有贸易商加快销售,筹资备库等待迎接玉米可能给出的行情机会;虽然不确定但存在可能的是,托市小麦是否会在年末或春节前后进行投拍,各级储备小麦轮换是否会提前进场。

  在当前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市场里,建议各类型参与者树立“降低库存就是降低风险”的意识,在年底前确保贸易收益的大头到手,这样不仅有助于应对后期可能出现的风险,也更有利于把握后期可能出现的机会。总之,放下幻想、看清现实、轻装上阵,这才是应对来年充满变数市场正确的打开方式。

  ( 来源:粮油市场报 )

主办:安徽省人民政府    支持单位:安徽省农业农村厅    承办:安徽省气象局
技术支持:安徽智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安徽省农村综合经济信息中心 皖ICP备05001370号 不良信息举报
总机电话:0551-62290194/455/457 客服电话:0551-62290365 传 真:62290199
E-mail:ahnw@ahn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