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分析预测  >>正文
玉米已开始新常态 市场底部机制如何?
【字体: 】【2023年12月05日】【责任编辑:泽原】【阅读:439 次】

  玉米库存节奏的回归

  过去的两年多,贸易商存货基本都亏钱,本质上是因为2020年猛烈的涨价并没有实现改变国内产业供需的目的,从而造成平衡表扩表,使得玉米库存结构在这个过程里产生了剧烈的动荡而造成。

  临储结束,每年承接临储的社会库存能力冗余。需要通过存货亏损倒逼退出。临储补充部分转为国内谷物替代。其他谷物的库存变化超出玉米产业的视野,认知偏差容易形成存货亏损。

  临储补充另一部分转为海外进口。物流的改变,南北港库存功能的改变使得旧的市场判断方式失效,容易形成存货亏损。且这部分是终端企业直接拿指标采购,不经过渠道贸易商。使得原先社会库存能力冗余,需要通过存货亏损倒逼退出。

  长效机制摸索期,对市场的不确定性使得终端用粮企业不得不建立大量安全库存。不仅拉高收粮价格中枢,并且使得原先社会库存能力冗余,需要通过存货亏损倒逼社会库存能力退出。

  在这个动荡过程里面,好死不死又赶上海外谷物减产,全球商品市场剧烈动荡,资本的介入更加加剧了无序的动荡节奏,从而加速了冗余库存能力的出清。

  所以我们观察到过去两年半一个反常的现象:贸易商怎么存怎么亏。而且每年都是建库的时候涨价,去库的季节反而掉价。

  贸易商作为产业链溢价能力最强的群体,生存却非常困难。直到今年这个收粮季。

  本质上,我感觉可以看作是长达三年的产业深度调整完成,库存混乱期结束,社会库存冗余能力清退完毕,新常态开始的结果。也就是说,进口和国内替代退居慢变量,玉米库存(包含三大主粮的库存)摆动再次回到产业最大的边际快变量的地位。

  而关于产量扩张幅度的争议,决定了价格的下限,但它折入市场定价的过程,仍然不能脱离库存摆动的节奏。也就是说,在集中售粮期,渠道建库存的心理价位很大程度影响定价。

  夏天的去库存阶段,对库存去化快慢的感知,将是另一个影响定价的因素。而从社会库存仍然不可缺少的角度去倒推,因为每年的库存摆动是巨大的,合理预期在经历了社会库存冗余能力清退之后,这个群体将再次获得应有的利润。

  也就是说,新的作物年度里,贸易商因该是赚钱的。  也就意味着,售粮季回归传统节奏:卖粮高峰期会掉价,等到渠道建库存入场的时候见底。

  而关于扩产的争议,会随着卖粮高峰后期体现出的余粮压力,逐步展现出新的共识证据,从而进一步影响市场价格。

  玉米底部在那?

  从两个利润重新分配的双驱动来说,今年的售粮季在见底之前可能会经过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农民去种植利润,11月之前积集卖粮已经完成了大部分去利润任务。部分地区跌到种植成本之后产生了惜售。

  第二阶段,惜售之后再开始卖,让利给贸易商。这里大家暂时都是看跌到平均种植成本会产生支撑。(这几天开跌后市场心态又有所改变,支撑预期可能逐渐被打破)

  现在正在第二阶段。之前东北下雪的压力测试了涨价压力,现在又回到卖粮节奏里面来,又向下测试支撑。

  我自己觉得还有第三阶段(市场可能也逐步开始这样思考):阶段性卖粮亏损,倒逼地租下降,全球谷物国内地租成本高地孤岛要被打破。时间点比较可能是春节前后南方进口谷物多,结合养殖亏损用料不积极打出来驱动。今年贸易商和下游的社会库存也是相互看,而且也参考市场心态和变化。

  那么往后看两三步,如果年后出低点,底部机制会是什么?

  今年很像2020年的镜像年份,南方港口,作为国内外价差进口利润的连接点,可能是今年行情的关键所在。那么有没有可能这个底部要实现的功能,就是抑制进口利润,甚至短暂的关闭进口利润呢?

  当然,这中间贸易商的心态,国家调控的节奏,也都是变数。只是先有这么个模糊的想法,暂时还是后话。

  玉米多空,何去何从?

  不下结论,继续观察。  现货进入之前说的第二个阶段了,甚至第三个阶段的矛盾也有一点前移的迹象。

  每天祖国山河一片绿,谁有粮谁心痛,真的是太惨烈了。其实如果一个能化交易员过来看的话,局面还是非常清晰的。国内成本高企,进口利润大幅打开。未来一两个季度的进口到港已然同比大幅增加。这就是能化里面最常见的海外冲货逻辑,基本看一眼就能确定是个做空品种了。非常明显。产业还是处在产业深度变革的尾声期。逻辑框架的变化要比产业细节重要更多。

  ( 来源:粮湖传说 )

主办:安徽省人民政府    支持单位:安徽省农业农村厅    承办:安徽省气象局
技术支持:安徽智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安徽省农村综合经济信息中心 皖ICP备05001370号 不良信息举报
总机电话:0551-62290194/455/457 客服电话:0551-62290365 传 真:62290199
E-mail:ahnw@ahnw.cn